「中正機場捷運」台中機場接送一波多折,連「中正」兩個字都被換,也還是沒有完成,如同桃園國際機場老舊不堪,台北都會區缺乏直達國家門戶的軌道運輸系統,從當初的BOT委託民間興建,到業者無力承攬,政府收回自建,又碰上國際原物料價格飛漲,被迫追加預算,以及台北市要求從高架改地下,改為兩階段通車,歷經波折,由政府指定高鐵局負責規劃,興建,發包施工之後,總算進度超過一半,機場捷運一路從三重,新莊,林口到機場,沿途的柱子一根接著一根豎立起來,穿越高速公路的大型土建基礎讓民眾逐漸感受機場捷運似乎不再遙遠之際,馬總統兩度巡視,簡單的幾句期勉的話,卻讓機場捷運再度回到難以擺脫的爭議宿命,又回到媒體的爭議聚焦之下。

原因很簡單,馬總統要求開快一點,因為他擔心,如果機場捷運不夠快,如何吸引開車的用路人,放棄可以從家裡出發,直接開到機場門口的便利。

馬總統的憂慮,其實,剛好不偏不倚地,打中了多年以來,機場捷運系統妾身不明,定位模糊所導致的系統設定的先天不良,馬總統,只不過,說出了大家都不願意面對的「真相」。

「機場軌道系統+捷運」其實這樣的命題,本身就是相互排斥的系統設計及理念,當然造就出上不得,下不去的怪異系統規劃。

觀諸其他國家的機場軌道系統發展,以香港為例,機場快線言簡意賅,就是「快」,與香港地鐵公司所規劃的
「捷運」系統,採用不同的車廂,不同的票價,不同的收費,事實上,香港地鐵的捷運橘線:「東涌線」的路線上,有很長一段距離,捷運與機場快鐵根本就是「共線」,搭乘過的人,都有機會享受兩種軌道系統「並駕齊驅,相互競速」的經驗,但是進入機場之前,捷運轉入東涌市區,只有機場快線享有直接進入機場的「專屬營運權利」。至於搭捷運的旅客。必須搭乘接駁巴士才能到機場。

如此一來,旅客分流,快線滿足求快,願意付錢的旅客,捷運則是服務沿線居民,以及不擔心用時間換金錢的背包客,定位清楚,各有所司。在地狹人稠,公共運輸系統必須寸土寸金的香港,都採用分流處理,造就服務最佳的香港機場,台灣擁有較大的土地使用彈性,為何卻採用了「混合捷運與機場快線」,兩種任務及目標都不一致的混種軌道系統呢?

問題要回到當初政府辦理BOT招標,由長生捷運得標之後,所設定的系統樣貌。長生捷運當年為了尋找資金挹注建設經費,因此「機場軌道系統」摻入了大量的土地開發概念,希望透過沿線的房地產發展,減少廠商本身的資金需求壓力,因此,路線要長,彎繞的土地開發機會要多,再加上沿線鄉鎮的要求,車站越來越多,當然也就越開越慢。

長生最終無法把「土地開發」與「捷運興建」混搭的夢想實踐,政府經由「合約手段」,收回這個早就應該完成的公共建設,自行接手之後,使用的參考路線,在「早已視為囊中物」的地方民意既得利益的壓力下,路線並沒有太多的變動,車站很多,路線不直,列車當然也就快不起來。

如今的機場捷運,連頭帶尾要停22站,相較於香港快鐵只停青衣,九龍,香港三站相比,差距再明顯不過。香港快鐵路線長度35公里,運轉時間23分鐘,台灣的機場捷運,合約要求,直達車必須在35分鐘以內要抵達,全長51公里,扣掉桃園捷運藍線的部分,單純本線長度也是35公里。換言之,兩者路線長度一樣,但台灣硬是慢了12分鐘,對於軌道系統而言,是很大的落差。原因也不難,因為快線的結構與機電設計是快,但台灣的「捷運底」機場系統,骨子裡是站站停的捷運。想要快,也快不起來。

台中機場接送也正因為如此,當總統發聲,兩度要求交通部「再快一點」的時候,交通部官員面臨的處境有多尷尬。

但,上級有交代,身為下級,總不能說不辦,高鐵局費盡心思,努力想出來的答案包括:換系統,採用可以高速過彎,類似目前台鐵在北花之間使用的太魯閣號的搖擺列車,或者,將馬達系統改為重量輕,造價高的線性馬達,或者,將彎道太彎的地方拉直,讓列車不會減速,或者,局部路段突破系統設計的100公里,提速的110公里。還有,現在規劃「直達車」中停台北縣五股以及林口長庚,也都不停車,一路奔到機場,所有辦法全部派上用場之後,列車也只能,勉強縮短到25分鐘。

說了真話的高鐵局,隔天被罵到臭頭,因為,四項方案只凸顯了一個事實,就是「不可行」:機場機電系統早已發包,設計完成不說,也要進行打造,做到一半更換系統?要花多少錢?其次,局部路段截彎取直,現在蓋好的柱子難道要敲掉?土地重新辦理徵收?局部提升速度,是否超過安全係數,必須面對林口爬坡的機場捷運,會不會乘了雲霄飛車?更重要的是,已經延宕多年的機場捷運,為了三分鐘,還要延後多少年通車?

簡單易懂的道理,讓高鐵局一時之間,成了「陷長官於不義」的罪人,不但如此,聽聞機場捷運取消停站之後,地方群起攻之,誰也不想被忽略,更何況台中機場接送,五股站規劃設計有航空公司的報到設施以及行李托運系統,難道都要面臨作廢?

砲火延伸了兩天,矛頭都指向第一時間沒有告訴上級長官「真話」的交通部!

對此,交通部長毛治國週一傍晚總算打破沈默,把高鐵局想要拖兩個禮拜才要交出去的報告,硬是提前完工,把話講清楚。

毛治國開宗明義說,總統的期望,是不希望機場捷運沒有競爭力。所以希望開快一點,但認真檢討之後,對於一個已經蓋了六成的軌道系統,其實,是辦不到。(t)縮短時間要提高速度,施工到這樣的程度,原來規劃已經定型。土木工程有沒有調整空間,這樣的現象,調整空間非常有限。提高速度非常有限,第二個土木結構沒有調整空間或彈性時,機電系統有沒有空間?這個部分研究結果,也是非常有限,甚至換系統,即便換系統,改善很有限,當然換系統不可能,機電系統也沒有太大空間。

毛治國說,如果回歸到機場捷運的競爭力,換言之,當一名旅客決定要從台北出發到機場,究竟是選擇自己開車,搭巴士,還是搭機場捷運時,究竟選擇的主要考量為何?(我在出門那一刻,我要選擇是啥,運輸工具上叫做運具選擇,時間,成本,方便性,安全性等等,時間來講,我們是最快的,即便是頭一站,尾一站,中間停兩站,即便是這樣,我們還是運輸工具裡面,最快的。

毛治國說,從台北開車到機場,一般而言要花五十分鐘,但是這不包括塞車在內的變動因素在內,換言之,大家都會預留一些可能塞車的時間,擁有軌道系統的機場捷運就享有優勢。

此外,目前機場捷運規劃的票價是150~200元之間,如果請家人開車送機,來回油錢大約要花四百多塊,加上通行費,可能要花上將近五百元,也比較貴。
台中機場接送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1267)